當前位置:赛车赛车微信群 > 我有一座道觀 > 第146節

璧涜溅寰俊缇や唬鐞?我有一座道觀第146節


“……山以靈水以神,靈來兮去以魂……為念者,附於身……”隨著傅杳的召喚,四方大地之上,山川河流中間,一縷又一縷的靈力都朝著西北集聚,緩緩融入她的體內,“……願以身為祭,得天地良行……”


有後土相助,傅杳體內的靈力再次充盈。她當機立斷,停止了喚靈,將所有的靈力集於雙掌,將心劍對著定天陣最後一處缺口猛地壓下。


她咬著牙,背著因果,逆天而行。


“嘭”的一聲悶響,她的骨身已經承受不住徹底崩碎,顯露出隱藏在皮囊下永遠停留在十五歲的臉。


不可能共存的過去與將來在同一時空出現,負責抹殺的雷雲轟然澆下。


傅杳沒有躲,她也無處可躲。頂著滅頂狂雷,她扔抓住最後一絲機會拚命將劍壓下,“給我定!”


就在她神形俱滅之際,心劍終於沒入山中。


心劍沒,大陣成。搖曳的山河漸漸停止晃動,風消雨息,周遭的一切都在恢複平靜。


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夢境一場,四方神明借沉默不語,山精鬼怪皆是無聲。


躺在血泊裏的小狐貍察覺到地不再動了,沒有遺憾地合上了眼。


可目睹這一切的傅侍郎卻無法平靜,他總覺得那雷柱之下的身影很眼熟。


也在此時,他見到那人轉身,這回他看到了她的臉。


“杳杳……”他愣在原地。


傅杳看著父親,朝著他遙遙一拜。再站起時,山風乍起,她的身形被徹底拂散。


“杳杳!”傅侍郎終於反應過來,他想衝過去抓住女兒不讓她消失,然而腳下卻是一空,隻覺喉嚨口湧出一抹腥甜,人也跟著徹底失去了意識。


等他再次醒來時,已是白天。


床邊幕僚正在說著什麼,“昨晚上真有山崩,不過幸好大人英明,提前讓百姓聚集在空地上,否則的話必然死傷無數。此時屬下已經將昨夜經過都寫好了,大人您再過目過目?!?br />

傅侍郎睜眼躺在床上看了許久的帳頂,才道:“折子你寫好後拿來給我過目就好?!?br />

幕僚見他情緒不對,隻好應了一聲下去了。


蜀地的折子不算最快,當信使將之送到長安時,其他地方的折子都已經到了禦前。那些折子將那天晚上山崩的事說得極盡誇張,最後用一句“聖人庇佑遂無大礙”為結語,趁機向朝廷要銀子補貼治下。


得到了平安折的聖人鬆了口氣,而青鬆觀的林秋卻沒等到那些前去馳援的遊魂野鬼們回來。


“這是集體搬家了?”他才不信那野鬼說的送死之類的話,“要走也不帶上我,真是不講道義?!?br />

下了一個多月的雨終於停了,江掌櫃特地去山下選了最好的五花,讓丈夫提前燜好紅燒肉,等觀主回來吃飯。


然而從天亮到天黑,道觀內始終沒有動靜。院子裏的躺椅孤零零地擺在那裏,原本攤在上麵的人不知為何,遲遲沒有歸來。


打那之後,林秋就常常嗅到從道觀裏飄出來的肉香,饞得他口水流了一地。有時候他還會憤憤不平想著,好好的道士吃什麼肉。不過在看到江掌櫃每天晚上都會把肉端給山下的貧民時,他又覺得其實吃肉也挺好,如果他能吃到那就更好了。


日子一天天過去,林秋始終沒有嚐到他肖想的那口肉,而江掌櫃也沒等到說雨停後回來的觀主。


某一日,林秋見到一個騎著高頭大馬的男人從他麵前路過。他隱隱記得,這個男人以前來過,好像還是個很大的官。


不過那男人來了很快就又走了,隻是他走時眼眶通紅。


林秋覺得,一個男人能露出這中悲色,想來應該是痛到了心上。就是不知道,這人又是為什麼而難過。


沒有同伴陪聊的日子寂寞難耐,恰好方家的那個丫頭又要與蘇大倒黴鬼成親,林秋眼不見心不煩,幹脆背對著他們閉眼睡大覺。


這一覺他睡得老長,再睜眼時,恰好見到有個人在給他上供奉。


幾乎沒有得到過供奉的林秋頓時大喜,他嘴裏感謝著那個好心人,突然猛然覺得有些不對。那個供奉的老人,有點眼熟……


他仔細一瞧,這老人何止是眼熟,分明就是老去的江掌櫃。


“石頭啊石頭,我就要走了。將來觀主回來,你見了,記得幫我問她一聲好?!苯茩櫠詰?。


瞬間,林秋覺得嘴裏的珍饈也有些索然無味。


江掌櫃次日就去了,同楊廚子一起老去的。林秋看著他們依依不舍走上了黃泉路,臨走時,江掌櫃還在遺憾,“可惜還是沒有同觀主道一聲別?!?br />

楊廚子安慰她,“這樣也好,省的觀主難過?!?br />

他們夫妻走後,新接手道觀的人林秋也認識,是當初道觀裏的那個廚子。隻是他現在已經不再是少年模樣,而是成了年過四十的中年人。


廚子菜做得非常好,來來往往的人都讚不絕口,甚至還有認拜師到了這裏。林秋對此是不屑一顧的,再好吃的東西對他來說都是浮雲。


不過外麵來的年輕人總能帶些新鮮事,像是聖人駕崩,長公主突然兵變,上位當上了女皇,結果皇位還未坐穩,又被皇後驅逐囚禁?;梳岱齔痔由銜?,但新帝失德,皇後竟然要公主為太女,繼承皇位等等。


這些事一件又一件,鬧得沸沸揚揚。林秋就奇怪,一個皇後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權利。


後來他才知道,皇後在聖人病重時就一直把持朝政?,F在聖人駕崩,而兵馬大將軍又是皇後提拔的義弟,兵權在握,皇後底氣十足。


“難道真要迎來女人的天下?”林秋有些好奇,便忍著睡意,靜觀事態發展。


結果這一觀,便是幾十年?;梳嵐褍鶴傭及舅懶?,她還好端端活著,成了名正言順的女帝。


這期間,有不少鬼魂來道觀告別。林秋大多都不認識,唯一認識的,還是聽聲音分辨出來的。那個女鬼嗚咽著從他麵前路過,那聲音讓他想起了當初觀主身邊的女鬼,至少後來她突然不見了。


現在看來,這女鬼分明是還陽到了人間。


不過話說回來,這女鬼長得還挺好看。哪怕是邊走邊哭,樣子都那麼美。


女鬼在道觀徘徊了七七四十九天才離開,她一走,林秋看著對麵換了主人的茶攤,突然覺得人生無趣。


熟人都走了,雖然這個世界還是那麼熱鬧,但他卻覺得沒多大意思。


算了,還是睡覺吧。


就是不知道醒來,道觀裏那個兇神惡煞貪財狡詐的女人會不會回來。


他身上還有江掌櫃的委托呢,總不能吃了人家的不給人辦事吧。


……


又一次醒來,林秋驚恐地發現,方家村沒了!


眼前一片破屋殘瓦,他那麼大那麼繁華的方家村呢?


下意識地瞄了眼隔壁山上,幸好,道觀還在。就是周圍樹長的太多,都快把道觀給埋起來了。


也不知道道觀的主人來沒來。


他想伸長脖子去看,可一切都是徒勞無功。


不過想來那女人應該是沒回來的,不然她要是在,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別人欺負到她的地盤上。


等了半年,方家村終於有人陸陸續續回來了。林秋看著重新煥發生機的村子,再次安心的閉上了眼。


……


在這之後,林秋睡睡醒醒。每一次睜開眼睛,外麵的世界都會變上一變,唯一不曾改變的是,道觀裏的那個女人始終沒回來。


……


不知過了多久,在一次被汽車鳴笛聲吵醒時,林秋暴躁罵人,“媽的有車了不起!”


他睜開眼,想破口大罵,卻見眼前車來車往,從前的村莊消失不見,而是變成一個偌大的停車場。


停、停車場?


林秋大腦還有些懵,他這是回到21世紀了?


就在這時,他見到吵醒他的車車門被人打開了,接著從上麵走下一對夫婦。


一看到那對夫婦的臉,林秋腦子還沒反應過來,但鼻子卻已經發酸,“爸、媽……”


那夫妻很快從車上牽出一個人來,林秋一看,那人歪頭斜眼,還流口水。他正想說這不是個傻子嗎?可再猛地一瞧,“我去,那不是我嗎?”


不知是不是巧合,夫妻倆扛著兒子路過石頭時,被絆了一跤。林秋隻感覺自己的身體朝著自己砸了過來,下一刻,他便被吸出了石頭。


……


當一個癡傻兒突然好了是什麼心情,別人林秋不知道,但他知道他的父母是高興瘋了。


看著父母狂喜的麵孔,林秋心裏五味陳雜。


被關了那麼多年,沒想到自己還會有侍奉他們二老的機會,或許真是老天有眼。


林秋決定要當一個好兒子,孝順父母,侍奉他們安享晚年。而這一切的起步,就是重新將學業撿回來。


這個身體的年紀是十八歲,正是讀高二的年紀。他在恢複了一個月後,重新回到校園。


看著學校的大門,林秋正要立下豪言壯語,重新走上人生巔峰時,突然瞥見旁邊林蔭道上走來一群年輕的學生。


那些學生不重要,重要的是走在前麵嘴裏叼著根棒棒糖的女孩子。瞧瞧那眉眼,瞧瞧那眼角的淚痣,不是道觀裏的那個女魔頭又是誰!


“你竟然躲在這!”林秋咬牙,這麼多年沒音訊,他還以為她出了什麼意外,沒想到她竟然躲在這裏裝嫩。


他氣勢衝衝地走過去,本想指責她,但快走到時,還是忍不住張開了雙臂,想給她一個擁抱。


不管如何,到底是又重逢了,給個擁抱不算過分。


然而他的懷抱並沒有擁抱到人,因為他走到半路時,發現被人從後麵揪住了衣領。


“你想幹什麼?”身後的人嗓音冷冷清清。


林秋轉身一看,這不是那個坑他被關的鍾離?


“你怎麼也……”他本想問他怎麼也這模樣,這時卻聽女魔頭笑嘻嘻道:“哎喲,男朋友你這是吃醋了?”


“誰是你男朋友?!辨R離將林秋提溜去一邊,鬆開他,雙手插兜轉身邁著大長腿就往學校裏走。


“你啊,全學校長得最好看的男生就是我男朋友,這是規矩?!備佃酶松先?。


“無聊?!?br />

“那剛才那個猥瑣男想偷襲我,你攔他幹什麼?!?br />

“你也說他是猥瑣男了?!?br />

“……”


被稱之為猥瑣男的林秋一陣牙癢。這兩個混蛋隔了這麼多年沒見,還是那麼讓人討厭!


仰起臉吸了吸鼻子,林秋決定以後離他們遠點。


雖然,再見到他們,他心裏有那麼一丟丟開心。


嗯,隻一丟丟。

赛车赛车微信群 www.bxuvf.com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我有一座道觀。本章網址://www.bxuvf.com/chapter/52995-0-146.html

類似《我有一座道觀》的精彩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