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赛车赛车微信群 > 農門嬌妻作死日常 > 第325節

鍖椾含灏忚禌杞﹀紑濂?農門嬌妻作死日常第325節


秦長生此時不合適宜的開口,“皇上,臣懇求皇上賜下婚旨?!?br />

一下子拉回周寅的注意,剛才還鬱悶著這秦長生打他家十三歲女兒的主意,如今自己卻打秦家才十二歲的小姑娘主意,再說長生若娶了公主,那太子就不好再娶秦家女兒了吧。


周寅頭痛。


秦長生是固執的。


周寅隻好開口說道:“婚事向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此事且待朕與你父親商量,同時也得問問公主可否樂意,朕聽說你以前老欺負嘉樂公主?”


秦長生一頭黑線,要是有後悔藥吃,他真的想回到初相識時,他一定做一個翩翩公子,絕不欺負她。


於是此事暫時擱置,不過皇上這一次不但沒有責備太子,還留這一群孩子在宮裏用膳。


鳳宮,皇後楊氏看著這一群孩子,就問起長鈺的情況,長鈺從小到大是位神童,如今才十六歲的年紀,已經中了舉,也是離國三傑之首,詩詞在民間都傳開了,早已經小有名氣,瞧著將來必定成材。


秦家孫輩中,老三秦長滿雖說沒有二哥會讀書,但他能文能武,尤其有一張巧嘴,一般人說不過他,京城裏的貴子都不敢與他爭鋒。


至於三房的秦長偉,不像他大哥那樣好武,卻也小小年紀已中秀才功名,想來假以時日,也能成才出士,至於老五秦長謙,卻是像極了史氏,他是幾個小輩中最有錢的。


秦長謙的錢不是從父母那兒弄來的,他總能想著法子弄到錢,前不久乘著鄉試在即,將秦長鈺平素練的習題全部拓寫,全國售賣,賺了一筆大錢,如今揮金如土,家裏長輩還不知道,秦家幾兄妹沒錢用就找老五要錢。


除了秦長鈺的習題,他還辦了一個民間小報,效仿京城邸報,將京城裏的一些律法變動,時事動態,拓寫成小報,各地辦點售賣,比京城邸報傳到各州郡的時間還要準時,甚至更快,所以這民間小報可搶手了。


瞧著老五每日遊山玩水,逃課四處遊蕩,可是他卻是京城貴子當中最有錢的人。


這會兒楊氏一一問過幾人的學業,待問到秦家老五秦長謙身上,他摸了摸後腦勺,隻道:“最近賺了五萬兩銀子正準備捐出去修路,不知這事兒算不算?”


楊氏直搖頭,這孩子,瞧著怕是不能強求了,不知被他父母知道後會不會有一頓打。


“你是怎麼賺到的銀子?”


楊氏問了一嘴。


想看楊氏與周寅,於英改與蔣氏,太子周廣嗣與秦惠媛,還有於書燕和秦楚的番外,可進扣!扣群裏看,依玲愛愛妻酒溜酒妻依。


秦長謙有些不敢說。


正好此時皇上處理完政務過來,他在楊氏身邊坐下,楊許寧看到皇上坐在自己身邊,她還是會忍不住紅了臉。


自打楊氏嫁入宮中成為皇後,這後宮再沒有添人,她身子不好,隻生下一兒一女就不曾生了,沒想皇上也沒有打算再納後宮多生幾位皇子。


這麼多年過去,楊氏心頭愧疚,皇上疼著她一個人,雖說平素看著平平淡淡,可是皇上卻是極為護著她。


周寅此時聽到秦長謙說道:“我偷聽到四叔做了首新詩,我便將四叔的所有詩詞全部收集起來,印成了本,賣了五萬兩銀子,我怕四叔責怪,所以打算以四叔的名義將錢捐出來修路?!?br />

合著是被迫捐的錢。


周寅有點想教育一下這孩子是怎麼回事,沒想秦長謙接著說道:“我聽說四叔的詩詞如同一盞明燈,能指導這些莘莘學子,而且我四叔的一些詩詞中能看到朝中風向,鄉試中舉的人多了?!?br />

周寅真的想教育一下這孩子了。


這時秦長滿開了口,“五弟,那不如順帶將二哥的詩詞也拓寫了來售賣,到時又能賣五萬兩銀子,咱們修座學院去?!?br />

周寅有些意外的看向秦長滿。


秦長謙覺得這提議不錯,於是說道:“皇帝伯伯的詩詞我也一並拓寫了,到時我再賣五萬兩銀子,就可以修兩座學院?!?br />

秦長滿一聽,搖頭,“皇帝伯伯的詩詞那不隻賣五萬兩銀子?!?br />

周寅心都提起來了,他的詩隻賣五萬兩?笑話,還是長滿明事理。


秦長滿補充道:“可能賣六萬兩銀子?!?br />

周寅差一點被自己口水嗆到。


一把如黃鶯出穀的聲音反駁道:“皇帝伯伯的詩不賣十萬兩銀子,咱們不賣?!?br />

是秦惠媛開了口,周寅聽了心頭燙貼。


於是一人一句討論起來,說要修幾座學院,秦長滿算術不錯,當場算出修學院的大概銀兩,還要找大儒,招學生。


一時間全部討論起來,最後秦長謙說道:“十間學院的話,那就將咱們夫子的詩詞也抄錄起來,不,我還打算定期給小報透露一點兒小道消息,比如京城四美是誰,楊州城四美又是誰,必定好賣?!?br />

秦長滿不高興了,“真庸俗,咱們不如寫一個故事出來,關於我父親與母親的?!?br />

“那還有皇帝伯伯和皇後嬸娘的故事?!?br />

秦長溢插了話。


上頭坐著的兩長輩一直在考慮要先打誰一頓,最後秦長鈺開了口,“誰都不準吵了,把老五手頭的銀子全部拿出來就是了,不準他遊山玩水,大家都得好好讀書?!?br />

周寅和楊氏終於籲了口氣,還是這小小神童說話對路子,於是要打的手又放下了。


“唉呀,我餓了,皇帝伯伯,可以開飯了麼?”


秦惠媛眨巴眨巴著漆黑的大眼睛看著周寅,周寅心都化了,立即叫人上菜。


一場討論終於結束,等到吃飯時,周寅才想起來,他開頭是想打長謙的,倒是忘記了教訓他一頓,這孩子滿腦子生意經,要把弟妹帶壞了,改日得與秦楚說說。


不過看著這幾個孩子吃得小嘴鼓鼓的,周寅將心頭所想全忘了,感覺這飯菜也特別的香了,尤其看著準兒媳婦秦惠緩小姑娘,他又多吃了一碗。


秦長生向皇上求婚旨一事傳開,後來於書燕為此事特意入宮一趟,私下見了楊許寧,才知嘉樂公主居然同意了婚事,於是定了下來。


至於太子殿下暗慕秦家最小妹妹秦惠媛的事,那可謂是追妻之路,其路漫漫修遠兮,有得熬了。


想看楊氏與周寅,於英改與蔣氏,太子周廣嗣與秦惠媛,還有於書燕和秦楚的番外,可進扣!扣群裏看,依玲愛愛妻酒溜酒妻依。


全文完

赛车赛车微信群 www.bxuvf.com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農門嬌妻作死日常。本章網址://www.bxuvf.com/chapter/52997-0-325.html

類似《農門嬌妻作死日?!返木市≌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