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赛车赛车微信群 > 追玫瑰的人 > 第61節

璧涜溅pk10qq淇¤獕:追玫瑰的人第61節


梁月把房間門合上,“是蔣泊舟告訴你的,讓你來的,是嗎?是外公他……”


卡蜜爾沒有將借口再繼續編織,走到梁月跟前把她的手攏在自己手心裏?!澳閫夤F在還好,不用擔心。不過,確實是蔣把事情告訴我,讓我過來的?!?br />

梁月一顆心提起又往下放,終究放不到底,聽著卡蜜爾說話,茫然點點頭。


“別這樣?!笨蹱柕氖謱⒘涸碌氖秩嗄?,“老先生疼愛你,也不會想看到你這樣?!?br />

梁月眨眨眼睛將眼淚收住,“我隻是,隻是……沒有辦法去看他最後一眼。我也知道,這些年他身體確實不太好了,隻是沒想到會這麼快?!?br />

她被梁佩華隔絕在外,所有信息都隻能從聶行口中得知,前幾天還能天天有一兩個小時去醫院探望梁劍津,雖然是看著老人家從重癥病房出來又進去,可至少能夠看一眼??扇緗襁@兩天,不管她怎麼問,聶行都說不方便帶她去了。


若是連梁佩華都天天陪在梁劍津身邊,隻能是兇多吉少。


卡蜜爾將嘴唇抿抿,安慰她說:“老先生也不會希望你現在去看他,對不對?”


梁月沉默許久,還是隻點點頭,“外公最不想看見我跟我媽吵架?!?br />

“不是的?!笨蹱柹焓謱⒘涸露叞l絲安撫,“是不想看見你被欺負。是老人家想保護你。別讓老人家到最後都擔心,嗯?”


梁月眼淚再也忍不住,隻伏在卡蜜爾肩頭輕輕啜泣。


……


即便卡蜜爾把梁月吃慣了的褪黑素帶過來,甚至在安睡前將半片安定融進牛奶裏給她,這一夜梁月仍舊是難以睡得安穩。


夢裏忽然出現無邊迷宮,像是愛麗絲所困的迷蒙幻境,隻她孤身一人,闖了出來,一頭栽進回憶裏,卻是熟悉的彭大校園,夏日瓜果混著青草香,她卻一棟一棟樓地找,一間一間課室地找。


偌大校園空曠,怎麼找也找不到一個人。


忽地一扇門打開,梁劍津站在三尺講臺上,身後板書字體飄逸如遊龍驚鴻,梁劍津是她記憶中的模樣,尚且沒有一根白發,金絲邊框眼鏡邊上,眼角皺紋隨著他笑容加深。


梁劍津將手中課本與粉筆都丟下,屈膝彎下腰來,帶著白色粉末的手捏著西裝褲膝頭一褶,緩緩蹲下身來,朝她張開雙臂。


“來,囡囡來?!?br />

梁月往前走,往梁劍津走,撲身往前,撞入溫熱懷抱裏。


清醒卻忽地如潮水湧進來,將夢境盡數撞碎。


“露娜,露娜?”


夢中的懷抱消失了,現實中卻還有一雙溫柔手臂,將梁月抱住。


梁月抬頭,看見卡蜜爾的柔和下頜線,“卡蜜爾?”


卡蜜爾伸手在梁月額頭處一摸,隻滿手都是汗,“別怕,我在這裏,隻是你做噩夢了。別怕?!?br />

卡蜜爾下巴往梁月頭頂一抵,輕輕哼歌哄她。同一首歌,從當年梁月到法國之後,每一回她半夜噩夢醒來,都是卡蜜爾哼這首歌哄她。


“卡蜜爾?”梁月伸手握住卡蜜爾的手背,


卡蜜爾的呼吸落在梁月頭頂,輕輕柔柔地回應她一聲,“嗯?怎麼了?”


“是不是,是不是外公走了?我夢見他了?!?br />

卡蜜爾沒回答,將歌哼完,手還拍著梁月的背,一下一下,輕輕地,叫梁月都覺得如墮入天鵝絨之中,睡意慢慢往上湧,將她包裹住。


“露娜,他很愛你。你愛的人,都很愛你?!?br />

……


梁劍津的訃告在天亮之前就在圈內傳遍了,遺體追悼會在定海,兩日後。第三日便回彭城下葬。


梁月所知,幾乎不需要蔣泊舟通過聶行來告訴她,所有都可以從網上來。


梁劍津一生桃李滿天下,多少關係網依托著他建立,他自己卻最是清高,最厭倦迎來送往,半分看不慣自己一對子女的為人處世。臨到終了,也沒能滿足自己所願,遺體追悼會開得宏大,葬禮更稱不上半分簡樸。從前的門生都聚集,明著是悼念,卻也是紅白喜事無分別,都是交際一場。


車載著卡蜜爾與梁月,已經到了機場門口。


梁月將手機屏幕按滅,忽地說了一句:“去外公葬禮上的人,也不知有沒有一個人,是真心敬愛他的?!?br />

卡蜜爾打開車門下車,等梁月走到自己身邊,說道:“沒關係的,他已經走了,走之前,也來見過他愛的人了。就夠了?!?br />

梁月笑著回應,“也是?!?br />

司機將行李箱放下,朝著卡蜜爾和梁月點點頭,將車開走。


梁月拉起行李箱,挽起卡蜜爾的手,往裏頭走進去。剛邁進去,卡蜜爾手機忽地一下震動,她低頭看了一眼,朝梁月說:“你還想去墓地最後看一眼你的外公嗎?”


“不了?!繃涸聯u搖頭,“你說的,已經看過最後一眼了,就夠了?!?br />

卡蜜爾抿著嘴唇笑了笑,手握著梁月的手輕輕捏了捏,“有一樣東西我要交給你?!彼f著,將自己的包包打開,拿出一個小小錦盒來,遞到梁月手裏。


“這是什麼?”梁月接過來,將盒子打開。


素色錦盒,裏頭一隻翡翠鐲,圓潤水亮,梁月覺得有些眼熟。


“是外公的?”


卡蜜爾眨眨眼睛,“是他留給你的。說是你外婆的,本來是要給你母親,然後再給你的。你外公不喜歡你母親,所以她並沒有見過?!閉f完,還補充一句,“蔣是這麼說的?!?br />

梁月垂下眼去。梁劍津的律師曾給她打過電話,可是後來,卻又沒了下文,說並沒有東西留給她。梁劍津把這鐲子留下來,交給了蔣泊舟來轉交給她?也是,不通過律師,梁佩華就不會知道。隻是,怎麼梁劍津會選蔣泊舟?


“他什麼時候給你的?”


卡蜜爾努著嘴想了想,“嗯……前天晚上吧,我跟他說我和你今天的飛機,他就把這鐲子送了過來?!?br />

梁月低頭看著那鐲子,許久才抬眼看向卡蜜爾,“我想,去打個電話,你覺得……”


卡蜜爾的手心覆上梁月手背,“我說過了,不要怕。他把東西交給我的時候,還囑咐過,不讓你知道,隻是我覺得你應該知道?!?br />

梁月點點頭,轉身要走,卡蜜爾卻問:“今天的飛機,你還陪我飛嗎?”


梁月笑起來,“當然?!?br />

卡蜜爾扶著行李先去取登記牌,梁月轉身往外走。一麵走,一麵拿起手機,調出蔣泊舟的號碼來。走出機場大廳,梁月將手機貼在耳邊,電話尚且沒有接通。


她眼尖,看見了路邊停著的那輛深灰寶馬。聶行的車,車裏會是誰?


耳邊手機聲音忽地消失,叫一切都安靜下來。梁月看了一眼手機屏幕,確實是接通了。


她將手機貼回耳邊,說:“謝謝你。關於外公的事情,謝謝。還有……謝謝你願意遵守諾言?!?br />

那邊還是一句話沒說,梁月等了許久,決定要將電話掛斷。


“阿月?!?br />

蔣泊舟的聲音終於傳來。他好像好久都沒有喊過她的名字,說出來聲音都帶著陌生和沙啞。


梁月重新把手機放回耳邊,“嗯?”


又是長久的寂靜,蔣泊舟似是把話一個字一個拚湊,終於能夠說出口:“你能,加回我的微信嗎?我做什麼都在朋友圈打卡了。我去哪裏,見誰,做什麼,都有?!?br />

“我會一直一直等你,如果有一天你覺得我足夠好了,能夠看我了,喊我一聲,我去找你,可以嗎?


“我一定趕過去,我跑著去?!?br />

梁月往車那邊看過去。男人開了車門走了出來,卻沒有往她這邊走,隻遠遠地隔著一條長街。


初秋,風開始大了,將他頭發吹得有些亂,更將他身上襯衫吹起來,船帆一樣。跟一年多前她回來時,他在海邊靠著車門等她時一樣。


梁月開口,聲音剛剛出來,蔣泊舟那邊急匆匆又說:“你別急著回答。你想加再加,不想也沒關係,不必回答我?!?br />

似是懼怕她給的答案,將話語搬來做護身符。


那邊傳來一聲歎息,聲音帶著生硬的輕快,“阿月,一路平安?!?br />

她頓了半晌,將那人輪廓印在眼中:“我走了,你保重?!?br />

(正文完)

赛车赛车微信群 www.bxuvf.com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追玫瑰的人。本章網址://www.bxuvf.com/chapter/53002-0-61.html

類似《追玫瑰的人》的精彩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