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赛车赛车微信群 > 重生八零:溫香軟玉抱滿懷 > 第435節

棰勬祴pk璧涜溅:重生八零:溫香軟玉抱滿懷第435節


吳友敬搖頭歎息:“他呀,都不知道談了幾個女朋友了,心還沒定呢,我們班估計也隻剩下他未婚了?!?br />

蘇立德眨了眨眼,輕聲而又篤定地道:“很快就會又有一個了?!?br />

“什麼意思?阿堅明天就脫單了,還有哪個沒有結婚?”


“黃家誠!”


“黃家誠?他的女兒幾乎是我們班同學孩子中最大的一個了。是哪一年生的?好像是94年結婚,95年生的孩子?!?br />

蘇立德放出一個大消息:“聽說,黃家誠要離婚了?!?br />

陳猛一拍大腿:“切,文芳早就說那家夥是個花心大蘿卜。你說文芳是不是會看相啊,那會兒,黃家誠一直追求文芳,都追到南方大學去了??墑?,文芳偏偏不動心,還跟阿堅說,說黃家誠是個風流花心的主,以後遲早會離婚。這還真給文芳說著了!”


吳友敬搖頭輕歎:“這可能是我們班第一個離婚的同學了?!?br />

陳猛驚奇地道:“以後還會有同學離婚?”


蘇立德笑罵道:“誰知道?如今我們才幾歲呀?未來的事情誰道得明、說得盡?”


陳猛摸了摸後腦勺,憨憨地笑了:“明天我問問文芳,說不定她知道?!?br />

吳友敬捶了他一拳:“你呀,真以為文芳是神仙呀,這都能知道?”


蘇立德搖頭晃腦地道:“在我們心裏,文芳比神仙還厲害。以前以為文芳去了那麼遠的地方,很難見到她。沒想到,如今要見文芳比見你們還要容易得多?!?br />

吳友敬驚訝地道:“你經常見她?”


陳猛也一臉驚訝地盯著蘇立德看。


蘇立德摸了摸鼻子,哈哈大笑:“你們真笨,想見文芳還不容易?看s市的電視新聞頻道呀,有時每周能見到幾次,有時幾周能見一次。你想想,我與班長隔得這麼近,有時都要一兩個月才能見一次呢?!?br />

“切!”


蘇立德被他們倆追著跑,最後還是免不了被他們捶了幾拳。


第七百八十七章 番外(10)


曾文芳回青山鎮,特別低調,隻有幾家親戚與一班同學知道她回來,自然不會驚動鎮府或縣裏的領導。隻是,陳家一家老小都來青山鎮送嫁,卻是特別高調。


首先是貼了裝飾的豪車,共有三十九輛,浩浩蕩蕩的一個車隊,從街頭排到了街尾,讓人看得眼花繚亂。


然後就是紅包,車上放了幾大筐,六元六角的紅包見人就發,不論認不認識,就為了取個好兆頭,六六順嘛。


好些看熱鬧的百姓莫名其妙就領到了一個紅包,高興得喜慶的吉利話兒一句、一句地蹦出來。


再有,自然就是酒席了,汪家與陳家算是聯姻。因為與汪老爺子交好,陳誌光才願意把酒席放在青山鎮,不然,至少也得在東湖酒店舉行婚禮。


所以,不明真相的人以為汪家大手筆,其實,這酒席的錢,陳誌光要全包,酒席收的禮金,全給男方,女方一分不要。


汪家人自然過意不去,汪景辰與陳文幹說過幾次,說這不合習俗。陳文幹這個外甥卻勸說他:“舅舅,我小叔要撒錢,你就如他的意吧!他就生了琳琳一個女兒,你不讓他出點錢,他會高興嗎?”


“可是,你表哥在京都,聽說以後你那裏要再建一棟別墅,他要住在陳家,如今又是你小叔出錢擺酒席,這樣,你表哥算不上門女婿?”


陳文幹笑道:“舅舅,你多慮了。表哥同不同意那是另一回事,最重要的是琳琳,要表哥做上門女婿,那也要琳琳那個小妮子肯才行啊。


你不知道,我那個妹妹還沒出嫁,胳膊就往表哥那裏拐了。她才不會讓表哥做上門女婿呢,她寧願委屈自己,也不願意委屈表哥一點兒。舅舅你就放一百個心吧,他們生的孩子,一準姓汪?!?br />

汪景辰有了外甥的保證,這才放下了提著的心。即使陳家再有錢,他也不願意讓自家兒子入贅做上門女婿。他們汪家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他也隻有一兒一女,怎麼會讓兒子做上門女婿呢?


陳誌光送嫁,就是來撒錢的,他的錢真的多,以前還隻是南方的小財主,如今生意都做到國外去了。侄子不但沒有分去他多少錢,還為他創造了更大的利益。50%股份算什麼?侄子創造出的財富是十年前的文光集團的十倍還不止。


陳誌光曾經笑他二嫂:“二嫂,你說我是不是賺大了呀?我送出一半的股份,文幹給我創造出的財富遠遠不止我送出去的那份?!?br />

汪依桐感慨:“一家人有什麼好算的,當年我給本錢讓你創業,就沒想著要你回報。你硬要把一半股份給你侄子,我也沒辦法阻止。但是,我知道那孩子是個有誌氣的,肯定不會白要你的錢財?!?br />

“我知道阿幹讀書厲害,我以為他會從政。如果從政,家裏有錢就不會貪汙受賄,我努力賺錢,就是為了讓他做個清官。當年,他不是習武嗎?至少可以去從軍啊,陳猛不是去了部隊嗎?如今做也不錯。如果阿幹去了部隊,說不定如今都當上首長了?!?br />

汪依桐想象兒子穿著軍裝的模樣,不禁笑了:“他向來有主意,肯定是你做大總裁讓他覺得很威風,所以,才要跟著你經商?!?br />

“奶奶,我以後會做軍官,就是那種穿著幾條杠的軍裝的首長?!?br />

東東無意中聽到了他們的談話,自豪地告訴了奶奶他的理想。


囡囡也道:“奶奶,我要做軍醫,可以穿著軍裝,也可以穿白大褂,可威風了!”


陳誌光不由蹙眉:“你們兩都去部隊,你叔公與你爸創下的產業由誰來管理?”


東東道:“等小姑生個小弟弟,讓他去管理。對了,我媽媽說,小姑是獨生女,以後可以生二胎。有兩個孩子呢,總有一個能繼承文光集團的?!?br />

囡囡轉動著烏黑的眼睛,打量了東東半天,道:“叔公,或者讓我哥以後娶一個有經商天賦的媳婦,到時候讓她管理也可以?!?br />

東東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:“這才多大?誰要娶媳婦了?!?br />

“哥,我是說以後,又不是說現在。難道,你現在就有心怡的對象了?”


這是七歲孩子說的話?汪依桐有些頭痛地揉太陽穴,無奈地道:“看來,我們家孩子都早熟。你看幹兒讀初中就看中了文芳,琳琳就更離譜了,不到十歲就下了決心要做阿堅的新娘。唉,真拿他們沒辦法?!?br />

陳誌光大手一揮,道:“沒事,東東早點娶回媳婦來可以,不過囡囡嘛,說好了,不到25歲不許嫁?!?br />

囡囡好奇:“為什麼呀?你們厚此薄彼?!?br />

東東撇嘴,妹妹是個小笨蛋,沒聽出叔公的意思是“厚”你這個女孩,“薄”我這個男子漢嗎?不過,這事遠著呢,到時候誰知道會是什麼情況?懶得跟這些大人們掰扯,無聊。


汪誌堅與琳琳的婚禮完全按照青山鎮的風俗來舉行。陳家本就是青山鎮遷居過去的,許多習俗是一樣的。不過,東東與囡囡卻不依,小姨結婚,他們太小沒能做花童,其實,那時候他們還在東北軍區,即使足夠大,也做不了。


在舅舅結婚時,他們順順利利做了花童。他們兄妹商量,再過幾年他們就大了,想做花童也做不了了。這次小姑與表叔結婚,他們不能做花童的話,估計以後就沒有機會了。


因此,在一對穿著紅色唐裝、紅色旗袍的新郎新娘後麵,一直跟著一對小人兒,這對小人兒約七八歲的模樣,長得粉雕玉琢。大大的眼睛、長長的睫毛、精致的五官、紅撲撲的小臉蛋,看著就像年畫上走出來的仙童。


男孩穿著喜慶的紅色唐裝、女孩穿的是兩件套的紅色古裝衣服。兩人舉手投足都特別優雅可愛,一時間,這一對萌萌的金童玉女風頭竟然蓋過了新郎新娘的風頭。


琳琳蹲下身子戳了戳兩個萌娃娃的臉蛋,氣哼哼地道:“哼,等你們結婚的時候,小姑也要去搶風頭?!?br />

“小姑,你怎麼搶? 等我們長大了,你都老了,怎麼可能搶得了我們的風頭?我覺得你不如快點生兩個寶寶,到時候,讓我們的小表弟小表妹在我們結婚的時候,給我們做花童,這樣才能搶風頭?!?br />

汪誌堅見自家媳婦在兩個小侄子麵前討不了好,急忙對囡囡擺出師傅的款:“囡囡,這是你師母,可不得對師母無禮?!?br />

囡囡兩手一攤,嘿嘿直笑:“好吧,一日為師,終生為父。師傅,你贏了,不過,師傅,我怎麼覺得你是個老婆奴呀?今天這才結婚呢,就被媳婦管得死死的?!?br />

琳琳親了一口囡囡的小胖臉,道:“你這調皮的小妮子,是不是去了s市讀書,學得更壞了呀?不行,得讓你爸把你們帶回京都來讀書。這樣,你們就歸我管了?!?br />

東東道:“小姑,你很快就要管你家的小孩子了?!?br />

囡囡得意地撇撇嘴:“他們說,今天要鬧洞房,哥哥,你說今天我們是不是也要去???”


“自然要去的,我們得看看是小姑厲害還是表叔厲害?!?br />

童言無忌,可是,琳琳還是被自家小侄子說的話羞紅了臉。汪誌堅挽著媳婦的手,另一隻手,輕輕拍著她的小手,臉上柔情一片,說話更是溫柔:“琳琳別怕,不理他們,我們敬酒去。他們這兩個小短腿就跟不上我們了?!?br />

東東與囡囡相視一笑,這表叔對小姑也真是寵過頭了,明知道對付他們兄妹討不到好,為了小姑還是義不容辭。不過,這次就算了吧?看在他們兄妹能在婚宴上大出風頭的份上,就“大人”不計小人過了。


曾文芳沒空理自家一對兒女惹出來的事,她忙著與初中同學敘舊。從政之後,她自然比起以前忙,所以,這幾年與初中這班同學見麵少。汪誌堅結婚,班上同學知道文芳夫妻肯定會回來,哪有不回來參加婚宴的道理?


觀禮是一回事,見見如今女市長的風采才是關鍵。


不過,大家一見,卻又覺得曾文芳並沒有什麼改變。容貌沒變,言談舉止還是與以前讀書時差不多,親切大方,哪有女市長的派頭。


隻是,這三十出頭的年紀,班上有些女同學臉上已經有了風霜,眼角有了皺紋,皮膚也不似以前緊致??墑?,這文芳夫妻,男的身材依舊挺拔,女的依舊年輕貌美。除了成熟穩重了一些,大家看不出他們夫妻的變化。再看汪誌堅,站在剛滿二十歲的少婦身邊,也絲毫不遜色,好像也還是那樣年輕俊俏。


有個女同學問:“文芳,是不是京都的水好,隻要喝那裏的水,就能讓容貌保持不變?”


曾文芳笑道:“要說水質,自然是我們青源江的水質好。我們東湖的水在整個丹瓊也是頗有名氣的?!?br />

“也對,如果不是青源江,也養不出你們這幫漂亮的美眉?!?br />

“明天上午,我們全體同學回青山中學走一走,看看我們的母校,然後在學校吃飯、聊天。飯菜我們讓街鎮餐廳的送上去。班長已經請了所有老師,這事你們知道吧?”


大家都點點頭,班長吳友敬在通知大家汪誌堅結婚這一消息時,已經全部通知下去了。雖然還不到二十周年,但恰逢這個時機,大家都覺得很合適。


那年,陳文幹與文芳結婚,大家在東湖聚會,算是提前舉辦十周年同學會,如今,汪誌堅結婚,大家又聚得這麼齊,自然不能錯過這次聚會。


羅玉瑩看著大家圍在曾文芳旁邊,你一言我一語,興奮地說起往事,她也沉浸在往事之中。


青山中學初一(1)班,那時候的自己,驕傲得像個小公主。想靠近那個讀書厲害的女孩,又不甘心捧著這個家境不如自己的女孩。於是,她處處針對那個女孩,經常說她壞話,找她麻煩。


這個女孩卻一直不卑不亢,也不反擊,隻是對她態度疏離。仿佛,她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。是啊,無關緊要,自己對曾文芳來說,一直都是無關緊要的人。以前是,如今也是。


人的一生,會遇到許多人,其中有些人隻是過客,有的人卻是主角??墑?,為什麼其他同學,比如小玲、比如雪珍、比如班長吳友敬、比如那個最調皮的男同學黃明亮,都能成為曾文芳的朋友,都因為曾文芳的指點,有了很大的收獲。


偏偏自己,最想與曾文芳交好的自己,卻成為了局外人?


初一(1)班,多麼遙遠的記憶,而她,在那裏,曾經收獲了什麼,又丟朱過什麼呢?


全文完

赛车赛车微信群 www.bxuvf.com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重生八零:溫香軟玉抱滿懷。本章網址://www.bxuvf.com/chapter/53007-0-435.html

類似《重生八零:溫香軟玉抱滿懷》的精彩小說